English日本語

当前位置:纽带 > 人文交流
传奇建筑师邬达克

2018-7-5 17:02:08

作者:谈会明

  拉斯洛·邬达克(1893—1958),斯裔匈籍旅沪建筑师,为上海留下了54个设计作品,共119栋单体建筑,被列入市级以上优秀历史建筑保护名录的有31个作品,超过其全部作品的近一半。

邬达克

欧洲来客

  2003年夏天,意大利小伙子卢卡·彭切里尼为完成自己有关邬达克的博士论文,一路追寻来到上海。“十几年前刚来到上海的时候,上海知道邬达克的人非常少”,他说。

  奥匈帝国炮兵中尉拉斯洛·邬达克逃离沙俄战俘营后,于1918年11月来到上海,并在这里结婚、生子、发展事业,整整生活了二十九年,成为当时上海乃至远东最著名的建筑师。

  尽管许多年后,老上海人依旧在念叨“到国际饭店楼底下看顶楼,帽子也掉下来了”“大光明电影院老底子有同声传译”,然而,邬达克渐渐被世人遗忘。

  彭切里尼凭着地图摸索到了同济大学,找到了中科院院士、同济大学的郑时龄教授。郑教授曾出版《建筑批评学》专著,提出了一整套建筑评论的具体方法,对上海近代建筑作过非常深入细致的研究。

  郑时龄院士告诉彭切里尼:“邬达克的一生具有浓厚的传奇色彩,他毕业于原奥匈帝国最著名的皇家科技大学。从建筑师到军官,再回到一名建筑师,漂泊辗转大半个地球。‘处处无家处处家’就是他几乎一辈子流落他乡的生活写照。他的建筑设计作品的99%都留在上海,只为其家乡设计过一座教堂。他也可被视为上海的建筑师。”

“邬达克年”

  彭切里尼不知道的是,上海市友协对邬达克早已有所了解。

  2002年,应匈中友协主席梅可岚大使邀请,匈牙利著名建筑史学家茱莉亚·切伊迪博士将邬达克的生平事迹介绍给了到访的上海市友协代表团成员。她建议双方友协携手合作,共同推动邬达克在上海的留存建筑遗产的保护工作。

  回国后,上海市友协开始关注邬达克和他的建筑遗产。而自2003年后的几年间,在欧洲、北美各地建筑专业的大学课堂、研究机构举办的研讨会、国际建筑师协会举办的大会、年会上,邬达克的名字开始成为高频词,其建筑作品被列入教材和论文课题,各国教授、学者带着他们的研究生频频造访上海。

  上海市友协陆续接待了来自匈牙利、斯洛伐克、摩洛哥、加拿大、美国、意大利等国的客人。其中有匈牙利建筑师协会的主席、意大利及匈牙利建筑史研究专家、斯洛伐克的著名导演、美国移民档案局的专家、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校长以及邬达克的儿子和女儿、侄子和侄女等。

  2006年10月,匈牙利驻上海总领事海博先生与上海市友协达成协议:在邬达克诞辰一百一十五周年和逝世五十周年的2008年,举办“邬达克年”系列纪念活动。双方与欧洲电视台合作,拍摄了《邬达克,一个建筑师的人生》、与匈牙利国家电视台拍摄了《拉斯洛·艾迪·邬达克》两部纪录片;同时联络更多单位加入,共同筹办该项目。

  上海市友协在上海图书馆、市档案馆、市城建档案馆的全力支持下,经过几年的努力,将散失海外的邬达克档案和资料,通过征集、赎买、复制、拷贝等方式收回上海。

  上海城市建设档案馆馆长左志,将海外资料与本单位馆藏的邬达克建筑设计图纸作了梳理,编辑出版了《上海邬达克建筑》画册。这是第一本关于邬达克建筑的出版物,后来,被匈牙利总理选中,作为礼物赠送给到访的李克强总理。

2009年10月,上海市友协、上海市规土局、上海图书馆、上海档案馆携《邬达克的上海故事》展览赴斯洛伐克、匈牙利巡展

  2009年5月8 日,在邬达克设计的大光明电影院,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上海市友协会长周慕尧出席了邬达克年闭幕式暨“邬达克与上海——尔冬强摄影作品展”。

  由此在上海,从专家学者到普通市民,掀起了追溯城市历史、探究文化血脉、研究建筑故事、注重海派传承的热潮,邬达克和其建筑作品开始在广大市民中“热”起来了。

上海建筑师

  斯洛伐克功勋导演卡波斯,在邬达克年后决定拍摄一部关于邬达克的纪录片。他为筹备此片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和档案,走访了全部与邬达克有关、尚健在的历史亲历者。2009年9月,上海市友协、上海市规土局、上海图书馆、上海档案馆携《邬达克的上海故事》展览赴斯洛伐克、匈牙利巡展,卡波斯带着摄制组全程参与并拍摄素材。

  关于邬达克究竟是哪国人的问题,卡波斯扳起指头:“论在籍时间长短,他最长的是奥匈帝国,其次是斯洛伐克,最后才是匈牙利。而他心中认可的奥匈帝国现在已不复存在。他自己说过,因为母亲来自匈牙利,父亲来自斯洛伐克,他当然两者都是。”

  卡波斯扭过头,指着发亮塔尖的教堂:“在上海之外,邬达克只设计了这一个教堂,他在上海生活了近三十年,上海造就也成就了他,他把所有的建筑作品都留在上海,他当然是一个上海的建筑师。”

  上海接纳和眷顾了邬达克,也激发了他的艺术感受力和设计才思。从早期的美丰大楼、中西女塾、花旗总会、四行储蓄会大楼、爱神花园、宏恩医院、慕尔堂、诺曼底公寓,到鼎盛期的浸信会大楼、广学会大楼、国际饭店、大光明电影院、“外国弄堂”、吴同文公馆等,大批既赏心悦目又具备完美现代功能的城市经典建筑出自他的设计,邬达克成为上海最重要的建筑师之一。

  邬达克是位高产的建筑师,他的设计从洋行、银行、大酒店、写字楼、俱乐部,到学校、医院、教堂、工厂、戏院、电影院、高级公寓、花园洋房、独立别墅,可以说无所不包。他的设计理念,经历了新古典主义、折中主义、装饰艺术派、现代主义直到先锋派的变迁,在学习借鉴中与时俱进。特别有趣的是,他可以在一栋建筑上,把西班牙、意大利、美国近代和中国园林等不同风格融为一体。邬达克的每一栋建筑都可说是“因地而生”,不论倾向于什么样式和风格,不管采纳什么建筑理念,他都能让他的作品,与上海这片土地产生呼吸与共的感觉。

  2010年9月3日,经过两年筹备,上海市友协在当年邬达克设计的大光明电影院,举办了由斯洛伐克著名导演卡波斯导演的《邬达克,改变上海面貌的建筑师》纪录片首映式。

  影片共67分钟,完整地体现了邬达克极富传奇和坎坷的一生。

    斯洛伐克共和国总统伊万·加什帕罗维奇等贵宾出席了活动。一千多位来自上海各个行业的观众兴致勃勃地观看了纪录片,流连于邬达克的经典建筑设计中,感慨于他为上海留下的这些宝贵的精神和物质财富。

符号上海

  邬达克旧居(番禺路129号)是邬达克在建造新华路“哥伦比亚圈”时为自己建的私宅,几十年来几经转手。岁月侵蚀,旧居破损严重,濒临倾覆。上海市友协多次邀请斯洛伐克、匈牙利两国建筑师协会以及同济大学、上海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派出专家勘察建筑现状,制定抢救性修缮保护方案。修复后拟在旧居内设立邬达克纪念室,并以此为核心建立以中外建筑文化交流为主题的建筑文化产业园——邬达克邨。

邬达克建筑集锦

  2011年初,经过市文管委批准,邬达克旧居修缮工程正式开工。5 月,邬达克纪念网站在斯洛伐克上线,与此前在上海开通的邬达克博客、微博组成了一个完整的网上纪念展览。

  2013年1月8日,纪念邬达克诞辰一百二十周年暨邬达克纪念室开幕仪式在修旧如旧又焕然一新的邬达克旧居举行。邬达克的小女儿艾丽莎专程从美来沪出席仪式。

  坐在二楼父亲原来的卧室,艾丽莎回忆往事,感叹不已。说到两位兄长已相继过世,没能看到纪念室的落成,她说:“他们不会遗憾而只会高兴。这些年我来上海好多次,看着上海一天天在变。世界各地的建筑师都来到了上海,这里有各种风格的建筑,如果父亲还在的话,他一定会再为上海设计几座好看又好用的房子。因为他最擅长满足客户的需求,同时又很新潮,紧跟世界潮流。”

  艾丽莎说的是事实。邬达克旅居上海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以无国籍或捷克斯洛伐克公民的身份出现。因捷克斯洛伐克与原清政府并无协议,邬达克没有“领事裁判权”的保护。华商们认为:因为邬达克无“领事裁判权”保护,如果双方遇有纠纷,须由上海华界地方政府裁判,不必担心有外国领事的偏袒裁决发生。因此,邬达克逐渐拥有了一大批中国客户,并成为当时最受欢迎的外国建筑设计师。上海滩的文人、富商谁能住上由邬达克设计的房子,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

  纪念室开放前后,上海“邬达克热”热度不减。同济大学出版社连续出版了华霞虹和乔争月所著的《上海邬达克建筑地图》和《邬达克》,前者是口袋版的游走工具书,后者是翻译了意大利学者卢卡·彭切里尼根据其博士论文而出版的专著。

  2016年是上海市友协成立六十周年,纪念邬达克的活动也推向了高潮。由斯洛伐克文化部赠送的邬达克头像雕塑和《符号上海—当艺术遇见邬达克》展览相继在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落成和开幕。

  2016年6月举办的“符号上海—漫行邬达克建筑”定向赛活动以邬达克的8处优秀历史保护建筑为赛点,自西向东组成了一条横贯上海市中心核心区域的精华路线。活动一经推出就得到社会的广泛响应,参赛名额短短几天内全部报满。

  正如世界著名建筑大师贝聿铭为邬达克旧居整修完工题词所阐述的:“To the memory of the architect L.E. Hudec,whose buildings were,and still are,an important presence in Shanghai.”

  (纪念建筑师邬达克,他的建筑过去是,现在依然是上海城市轮廓线上的一抹亮色。)

作者/谈会明

供图/上海市友协

上海市友协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使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