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

“上海是我第二个家”

2018-7-9 15:11:17

作者:曹飞

  初见创行中国区总裁沈佩琪(Janet Shanberge)时,忘记带名片的她,掏出手机,熟练地打开微信二维码,用几乎不带口音的普通话说:“扫一扫,加我的微信。”

  “我读书时,有一个老师是上海人,她激发了我对中国文化、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兴趣。”正是在这位上海老师的启发下,沈佩琪从原来的音乐和法语专业转到了中文专业。

  沈佩琪的手机里,放着一张全家福照片,但奇怪的是,照片中她搂着的两个女孩却都有着黄皮肤和黑头发。看出了记者的疑虑之后,沈佩琪主动解释起来,“这两个都是我的女儿,我从杭州领养了她们。”谈起女儿的她,眼中闪烁着和其他母亲一样的骄傲神情,“她们都很优秀!”

  在上海生活多年的沈佩琪,俨然已经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国通”。她可以用中文熟练交流,偶尔遇上卡壳,略加思忖之后,就能找到合适的中文表达方式。

“只要待在这里就好”

  记者:什么因素促使您来到中国和上海?

  

2017年3月,沈佩琪参加上海市友协组织的在沪外国友人与宜川中学师生交流活动

  沈佩琪:我与中国的结缘要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毕业后,我先后进入花旗、大通等银行工作,主要帮助中国香港和台湾地区的客户开展投资业务。另外,由于当时在中国大陆几乎没有外资银行,我也曾协助一些银行的客户在大陆建立第一批合资企业。

  我于1987年第一次来到中国大陆,先是在北京,同年来到上海,我来上海并不是因为商业原因,纯粹是由于对上海很感兴趣。即使中途曾经回过美国,最终还是又回到了这里,上海就如同是我第二个家。

  在我看来,来中国的外国人大概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被公司委派过来,另外一类则是他们自己想过来,无论做什么,只要待在这里就好。当然,我属于第二类。

  这些年,我很荣幸能够亲眼见证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这很神奇,我喜欢中国食物,喜欢中文这门语言,我一直在不断探索这片土地能够带给我的许多可能性。

  记者:相较于其他生活或工作过的城市,上海给您留下什么特别的感觉?

  沈佩琪:各有千秋吧。第一次来上海的时候,这里并不是很先进,比较杂乱,如果想要去吃汉堡、沙拉等食物还要去香港。但是现在的上海已经成为最宜居的地方,也是世界最顶尖的城市之一,这里的交通、餐厅、娱乐设施、教育机构等都居于世界顶尖水平。即使是在文化层面,上海也取得了巨大的进步,这里拥有许多装修精美的博物馆和音乐厅等。

  现在我已经没有理由离开上海了,因为在这里可以找到所需要的一切。

  记者:您提到上海在文化层面取得了巨大进步,那么对于上海建设国际文化大都市有什么建议和期待?

  沈佩琪: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中国的电影发展之迅速,让其他很多国家叹为观止。在二十年乃至三十年前,这里可能只有少数几个电影院,更不要提什么3D 播放设备了。但是现在,中国的IMAX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基础不好的中国流行文化产业,现在反而都后发先至了。而说起这方面的原因,我觉得是因为人们对文化艺术越来越感兴趣了。

  让人们对文化艺术领域产生兴趣需要一个过程。只有经济快速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人们才会开始注重精神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享受。IMAX电影屏幕,实际上就是整个城市、整个社会发展的缩影。

  记者:用几个词来形容上海的发展。

  沈佩琪:美丽、有趣、活力、一流的大都市。但是,我希望上海以及中国的其他城市,可以更好地保护好富有自己特色的历史文物,因为现在无论是新加坡还是中国香港都有这样的文物,我在上海却没有这样的感觉,浦东的建筑高楼可以说是十分壮观,但是我却没有看到多少中国元素。

认同中国学生的社会责任感

  记者:您现在担任创行(Enactus)中国区总裁,请介绍一下这个组织。

  沈佩琪:创行是一家非盈利性组织,遍布全球36个国家和地区。我们所做的就是为大学生提供进行社会创新项目的平台。大学生在入学第一年,可以选择一项社会或环境问题,然后发挥商业头脑和能力去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会为学生提供培训,邀请专家指导他们。在毕业时,他们将通过竞赛的方式来展示自己的项目,其中评审评委都来自企业界。

  记者:您在创行中国工作已有一年半的时间,请谈一下自己的感受。

  

2017年3月,沈佩琪(左一)参加上海市友协组织的在沪外国友人与宜川中学师生交流活动

  沈佩琪:对我来说,这是一份非常有意义和有价值的工作。我很享受现在的工作,做这份工作并不是因为工资,也不是为了事业(实际上,我现在已经算是退休了),我做这份工作是因为它值得去做。与年轻的学生们一起工作,还能为这个社会作一些贡献,这些都使我感到很快乐。

  记者:在与中国大学生接触的过程中,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沈佩琪:我整个的职业生涯几乎都是在中国大陆,我之前发现,很多人的价值观都是以赚钱为目的,这对社会而言是一种自私的行为,但是目前这种现象正在发生改变。

  很多中国学生都有优越的家庭条件,他们没有吃过苦,其实也完全没有必要加入创行,但是我却看到许多学生都愿意申请加入我们。因为,他们意识到应该尽可能地帮助这个社会需要帮助的人。

  我们曾经给学生分发过相关的调查问卷,也许在五年前,询问他们加入创行的理由,他们会回答这可以让简历看上去更加漂亮。但是如果现在问他们,绝大多数学生会回答,这样做会使他们感到开心和有意义。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改变。

  2016年,我们项目竞赛的获胜者来自中山大学,他们的“锦绣珠沙”项目,通过建立生产合作社,组织村民利用蕉叶种植菌菇。他们通过出色的表现,解决了当地的环境和社会问题,并且帮助当地村民提高了生活质量。这个项目真的十分出色,并且也十分有价值,能够让同学们担负起对集体和社会的责任,使他们认识到,哪怕是一点小的贡献也会创造出对社会有益的成就。

  记者:中国学生的创新能力与其他国家的学生相比如何?

  沈佩琪:每个学生都具有创造力,我们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限制或者说用框架去束缚他们,因为我们不想限制他们的创造力,每个学生都非常具有创新意识和创新力,特别是在高科技以及互联网的运用方面。如今很多项目都在围绕“共享”这个概念进行,学生们都很聪明。

  记者:在项目方面,各个国家和地区还有什么区别?

  沈佩琪:我们想要开拓不同的市场,所以我们也开展不同的项目,就像中山大学的那个项目,我们就致力于把这一技术推广到非洲和菲律宾。我们现在做的就是提供平台,可以让学生们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交流。我们的大部分项目都很相似,但是针对不同的市场也有不同的项目。例如在摩洛哥,他们更倾向于重视商业化的市场。而在中国和美国,相较于把项目商业化,他们更注重培养学生的能力。

  在中国,比较特别的是,我们并没有告诉学生应该做什么,而是让他们自己去寻找,让他们独立思考自己想要做什么,这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

  当然,我们的一些赞助商也会希望他们专注于某一个话题,例如女性权利、食品安全、清洁水源等,所以我们也会从高校中挑选大约30 个团队来做这些特定的项目。

  记者:中国学生的项目大多跟农业有关,国外则更倾向于社区治理,这说明什么?

  沈佩琪:每个国家的社会问题都存在差别,例如非洲的社会问题肯定与美国、中国、韩国都不尽相同。不同领域的项目针对不同的问题,这其中并没有优劣之分。

  我们告诉学生的是,必须要找到所在国家的社会或是环境问题,然后尽力去解决。所以你会看到2016年中国的项目就是关于农业问题,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中国项目都和农业相关。

  我们所有的项目都与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治理和竞争力国际组织(WOGC-UNSDGs)紧密相连。拿2016 年来说,有一些项目是关于农业的,但是也有其他领域,例如一个项目是同医学相关的,他们设计了一款APP,帮助盲人使用社交媒体,这个项目最终进入了前四强。

“ofo的一个联合创始人是我们的学生”

  记者:为何想到用竞赛的方式?

  沈佩琪:我们有34个参赛国家和地区,在中国就有16000名学生、1200多个项目参赛,但是最终只有一支队伍能够进入到全球的决赛。

  竞赛只是我们这个项目的很小一部分,我们传授给学生的理念是只要参赛,每个人都是赢家。我们举办竞赛的原因是商业本来就具有竞争性,并且这将是他们展现自我、互相学习的好机会,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们准备项目的这一年期间,所感受的经历是弥足珍贵的。

  这是一个三赢的结果,首先对于学生来说他们在发现社会、环境等各种问题,并想办法解决的过程中能够学到很多;其次是由于这个项目而获得帮助的人,项目帮助他们提高了生活质量;最后是为项目提供帮助的企业,他们承担了社会责任,并且也给学生提供了就业机会、商业咨询等帮助。

  记者:一些具有竞争力的项目是否考虑过推向市场?

  沈佩琪:很多学生所做的项目都是初期的项目,有些人会进行后续的工作,将其商业化,而我们更多的希望学生能够给需要帮助的人们带去力量。

  我们的很多学生会进行一些新的项目,因为他们都十分具有商业头脑。有许多优秀的学生在参与了我们这个项目后,又继续创办他们自己的公司,我觉得其中最有名的应该是ofo,其中的一位创始人就是我们之前的学生。

  企业界人士在我们这个组织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不仅是因为他们创办了这个组织,同时还因为他们提供了许多商业咨询师以及竞赛评委。此外,他们还参与我们的研讨会。

  记者:您对中国企业的社会责任感怎么看?

  沈佩琪:中国很多企业组织都非常重视社会责任,像阿里巴巴、腾讯这些企业都在赞助我们,我们也和许多基金会,例如宋庆龄基金会开展合作。

  据我们所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也在与基金会、政府组织以及非政府组织合作。而我们所信奉的理念就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所以我们正在尽力让人们能够更好地实现自我成长,而不仅仅给他们物质方面的支持。

作者/曹飞

供图/林晓盈

返回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