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

来看看黑白照片里30年前的“北上广”!日本女摄影师广濑明代摄影展在沪举行

2019-12-30 10:00:45

作者:王笑阳 来源:东方网

  英国诗人威廉·布莱克最负盛名的长诗《天真的预言》开头四句广为流传,译作“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双手握无限,刹那是永恒。”此句用在摄影艺术上颇为贴切。

  对于个人摄影展为何起名为“遥远的余韵”,日本女摄影师广濑明代在前言中这样写道:“是的,是存在于那一瞬间的真实与情感。画面悄悄地、一点点地从显像液中浮现出来,让我更为笃定。这是遥远的余韵,跨越时空的底片终于开始了诉说。”

  1989年3月,也就是30年前,广濑明代用一台二手135照相机在中国拍摄的照片终于跨越时空与现在的我们相见。她的个人摄影展《遥远的余韵:广濑明代摄影展》于12月22日至29日在位于上海的海上文化中心一层展出,吸引了不少观众。

时刻带着相机的广濑明代

  30年前“北上广”的街头抓拍

  “我是看到了新闻报道特地过来看的,今天幸好带了相机过来!”一位上海阿姨开心地说道,她刚刚与摄影师广濑明代一起合影留念。广濑明代也立刻拿起了挂在身上的相机,对上海阿姨说,“让我也帮您拍一张吧!”,随即按下了快门。

  也许30年前广濑明代也是这样,脖子上时刻挂着相机,随时准备对着一张张灿烂的笑脸按下快门。

  “我喜欢抓拍。因为从人与街道定格于一瞬的画面中能知道,在那儿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抱着这样的想法,广濑明代在1989年的北京、上海、广州的街头巷尾,拍下了正在玩玩具枪的孩子们、刚刚结束工作准备骑自行车回家的人们、在缝纫机旁微笑的奶奶、在和平饭店演奏的爵士乐队……如今,从那场旅行中所拍摄的五、六百张照片中精心挑选出的51张照片静静地挂在墙上,向30年后的我们诉说着当年的人们在“北上广”生活的样子。

展示作品之一、“等红灯的自行车”(摄于上海)

  一个对“人”感兴趣的时代

  广濑明代觉得,那是一个“对‘人’抱有兴趣的时代”。

  从北京到广州,当年广濑乘坐的是软卧列车。一路上她认识了两位从上海出差而来的公司职员、一位美国留学生,连同她的三位日本同伴一起,七个人“交谈”甚欢。其实,她与随行的同伴们都不会说中文,所谓的“交谈”,其实主要是靠着写在纸上的汉字完成的。

  “真的非常开心,现在回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我记得当列车到达广州,我们即将分别时我还哭了。”

  那段旅程也是广濑明代30年前中国之行最为深刻的记忆之一。

  因为广濑的镜头经常是对向人的,被拍摄的人也常常面对她的镜头问“你是谁?”“你在干什么?”。有人会微笑,有人会大声喝问,也有人会走上来搭话。

  但如今,倘若在东京的街头抓拍,镜头那边的人常常无动于衷,目光仍然落在手机屏幕上。

正在欣赏照片的观众

  “平成元年”的记忆

  1989年3月,在中国意味着“改革开放十年”,而在日本的语境下,意味着“平成时代的开启”。同一瞬间,对于被拍摄者和摄影者而言或许有着不同的意义。

  对于摄影者广濑明代而言,1989年既是平成元年,也是她开始摄影职业生涯的第一年。而今年,既是平成时代结束、新的时代开启的一年,也是她成为摄影师的30周年。因此选择在今年举办此次展览有着特殊的意义。

  尽管展出的只有51张照片,但是广濑从2年前就开始冲洗、挑选的工作。和如今打印照片时的“立等可取”不同,冲印传统的胶片是一件需要耐心的事。为了冲印出一张满意地照片,也许要花上一两周的时间,反复操作好几次。

  正是在这样的重复与等待中,随着底片上画面的浮现,藏在广濑心中的30年前的记忆也开始复苏,透过那些人物的表情,她能够一一确认当年按下快门键时的所思所感。

  凝固在胶片上的一瞬间,是遥远时空里的中国,也是遥远时空下广濑明代的记忆。

参观者留言簿中的一页,“谢谢广濑明代女士给上海留了一个记忆”

返回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