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日本語

京都外国语大学理事长森田嘉一:写在“DNA”里的教育情缘

2019-7-12 10:06:56

  2019年3月,因为要出席在上海举行的上海市白玉兰奖获得者日本联谊会第六次年会,九十高龄的京都外国语大学理事长、总长、日本私立大学协会副会长森田嘉一先生再次来到上海。其实,森田嘉一从1987年开始每年都会来到上海,出席一年一度的“上海市大学生日语演讲比赛”。当记者问到亲眼见证了这三十多年间上海发生的改变后,对上海市的建设有什么意见时,他回答说,“上海发展的速度非常快,但我还是希望可以留下那些古老的、传统的、好的文化。日语中有个词叫‘不易流行’,有些东西是不可以改变的”。

  不易,即无论世间怎样变化也不会改变的东西;流行,则是追随社会和状况连续不断变化的东西。所谓“不易流行”是指日本江户时代著名俳谐诗人松尾芭蕉所提倡的日本文艺理念之一,讲的是变与不变的辩证统一,如今也被许多经营者们奉为四字真言。森田嘉一在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可能更多的是在追求“不易”与“流行”的平衡,在于追随时代变化的同时坚守一些传统的、不变的东西。

  细想起来,发生在森田身上的故事也都可以用这两个词去理解。

  

  京都外国语大学理事长、2008年上海市白玉兰纪念奖、2017年上海市白玉兰荣誉奖获得者森田嘉一

  一场举办了30多年的演讲比赛

  1987年起由上海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与日本京都外国语大学合作,在上海举办的“上海市大学生日语演讲比赛(2018年起改称为“上海市大学生日语才能演示大赛)”和在日本举办的“西日本地区大学生汉语演讲比赛(现为全日本学生汉语演讲比赛)”(以下简称日汉语演讲比赛)是京都外国语大学理事长、2008年上海“白玉兰纪念奖”、2017年上海市“白玉兰荣誉奖”获得者森田嘉一为中日友好事业作出的重要贡献。

  30余年间,中日两国关系起起伏伏波折不断,各自的经济发展也经历巨大的变化。但在森田的努力支持下,日汉语演讲比赛从未间断。

  演讲比赛的中方主办单位,上海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会长姜海山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叮嘱记者一定要写上这句:“森田嘉一先生是我最敬佩的日本友人,没有'之一'”。

  据姜海山介绍说,在举办日汉语演讲比赛的过程中遇到过很多困难,既有经费方面的,也有两国关系方面的。比如比赛举办伊始,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经济的发展尚处于起步阶段,对外进行教育交流的经费更是十分有限。姜海山说,“当时森田嘉一先生不仅承担了在日举行的西日本地区大学生汉语演讲比赛的费用,还主动承担了多年在沪举行的上海市大学生日语演讲比赛的费用,即使是在日本泡沫经济崩溃的90年代中期,身为学校理事长的森田嘉一先生仍然继续拨款支持该项赛事的顺利进行”。

  让姜海山印象深刻的还有2012年的时候,中日关系因钓鱼岛问题陷入低谷,在上海举办的“上海市大学生日语演讲比赛”不得不延期举行。而在日本,森田嘉一依旧迎难而上,不顾日本国内的政治和舆论压力,还是在当年如期举办了“全日本学生汉语演讲比赛”。

  

  森田嘉一与上海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会长姜海山

  30多年来,已有累计超过1000名中日学生参加了日汉语演讲比赛,其中近240名中日获奖师生参与了互访活动。上海市大学生日语才能演示大赛和全日本大学生汉语演讲比赛已成为中日青年学子互相交流和学习的平台,成为中日教育民间交流的缩影,培育出了一批又一批为中日交流事业作出积极贡献的友好人士。为表达对森田嘉一的敬意,在2017年日汉语比赛举办30周年之际上海市市长应勇亲自向森田授予了上海市白玉兰荣誉奖。

  像日汉语演讲比赛这样举办时间如此长久的中日民间交流活动实属罕见,这应该就是森田嘉一在“流行”中坚守的“不易”吧。而“不易”中也有着“流行”。去年“上海市大学生日语演讲比赛”进行了赛制改革:名称变更为“上海市大学生日语才能演示大赛”、比赛内容变更为小论文加演讲两部分。在我采访过森田嘉一之后我才得知,原来在日本举行的“全日本学生汉语演讲比赛”也已经变成这种形式。这不仅仅是对中日大学生语言能力要求的提高,而是对他们整体素质要求的提高。

  森田嘉一说,“现在的世界正在向着全球化的方向发展,在进口各国商品的同时也必须要卖出自己国家的产品。这时候光会说别国的语言是不够的,重点是还要懂得怎么展示自己。”

  这也就是为何举办了30多年的“日语演讲比赛”变为了“日语才能演示大赛”的原因。森田嘉一懂得,随着时代变化而变化,方能更长久地坚守不变。

  一份延续了三代人、跨越百余年的教育情缘

  森田嘉一从1976年起担任京都外国语大学理事长至今已有43年,但他说他对教育的执着和热爱却是“写在DNA里,与生俱来的”。

  1903年,应清末民初实业家、政治家、教育家张謇的礼聘,森田嘉一的祖父吉泽嘉寿之丞与王国维、木造高俊一起抵达南通,任教于中国最早的师范学校“通州民立师范学校”。次年携妻儿,也就是森田嘉一的祖母森田政和父亲森田一郎来到南通继续任教。森田政先后在张謇创设的“扶海垞家塾”和被称为中国最早的女子师范学校的“通州女子师范”担任教习,将日本先进的女子教育、女子师范教育的理念引入中国,是南通幼儿教育、女子教育的开拓者之一。

  而吉泽嘉寿之丞则是在南通任教时间最长的日籍教师,1914年归国后,与松本龟次郎、杉荣三郎一起创办了东亚高等预备学校,为包括大量中国留学生在内的留日学生投考日本大学组织辅导,周恩来、鲁迅、周作人、陈独秀、李大钊、郭沫若、郁达夫等人均曾在该校学习过。

  之后,1947年5月,森田嘉一的父亲森田一郎以“通过语言来争取世界和平”为宗旨,创办京都外国语学校,并逐步发展成京都外国语大学……。

  森田嘉一说自己对教育的执着和热爱是“写在DNA里,与生俱来的”,实在一点儿也不夸张。

  森田嘉一并非从小就知道祖父母一辈在中国的经历。即便在他担任京都外国语大学理事长后,对于祖父1914年为什么会在东京创办“东亚高等预备学校”、父亲1947年为什么会创办“京都外国语学校”、甚至家中为什么有早餐喝粥的习惯等依然疑惑不解。直至2017年,在京都外国语大学彭飞教授的调查帮助下他才得知祖父母在南通任教的经历,并从现南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处得到了祖父母在南通任教的档案资料。

  

  森田嘉一在南通寻访祖辈足迹(来源:南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2018年5月,他亲自前往南通寻访祖父母的足迹,在那之后,盘桓在他心中的疑惑才有了答案:一切都源于祖父母对教育的热忱,源于祖父母应邀来通的1903年,源于邀请人张謇先生。

  记者在翻阅曹炳生、都樾编《吉泽嘉寿之丞和森田政夫妇在南通任教档案资料集》的史料时,发现在1903年通州民立师范学校开学致辞中,张謇说“日本与我同洲、同文、同种,改良学制在我之先,是以敦请木造、吉泽两先生远临敝校,而静安、仲英、晋藩先生则皆同志,又与两先生皆热心于教育者也,可谓鄙校莫大之幸矣。”

  这份对教育的热心延续了100多年,而且在森田家的三代人身上用不同的形式展现。森田的祖父吉泽嘉寿之丞亲身在南通任教多年并回国创立东亚高等预备学校、森田的父亲森田一郎创办京都外国语学校、森田嘉一本人则担任京都外国语大学理事长数十年并坚持举办日汉语演讲大赛。

  中日教育百年间的“流行”为森田家三代人亲眼所见、亲身经历、乃至亲手创造,而森田家三代人对教育的热忱和付出则是百年间“不易”之真情。

返回专题